菜園村民明哥: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故事系列之四)

文:葉寶琳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207

我叫盧明光,我太太是在石崗菜園村出生,我自己本人住荃灣,我結婚後就搬到菜園村,已經住了二十五年。鄉村生活和市區生活居住環境很不同,就好像是 一個鹹水和一個淡水的生活,味道完全不同。這裡有好多自然的空氣,還有自然糞便的味道,我們很多親戚都住在這裏,鄰居就養豬養雞養白鴿,所以我結婚後都選 擇搬來菜園村。我自己都很喜歡耕種的,喜歡大自然,我哥哥和姐姐的仔女每來到我家,從早到晚都會爬樹,我就會教他們認識鄉下的生活和植物,認識豬仔和雞鴨 鵝的生活環境。

其實我是租橫台山原居民的地,所以如果業主要趕我走我也沒有辦法,這次我站出來不是為自己,而是認為政府做的事不公義,所以我支持菜園村不遷不拆不搬不移。

為什麼我們要爭取不遷不拆呢?因為工程師的設計沒有人道考慮,其實他們可以用人道原則選擇其他地方,為什麼政府不用軍部的空置地?為什麼不用周圍的 荒地?而為什麼一定要拆石崗菜園村的建築群?港鐵工程師的解釋都是謊話,他們說的技術問題相比廣深港鐵路四百億的建造費用,又算是什麼?現在政府還要收地 擴闊錦田公路,結果現在令反對意見愈來愈多。希望政府不要單單為了短期的十大基建,而犧牲了未來幾十年香港的可持續發展,香港應珍惜鄉郊用地,盡量保護新 界原有的生活模式。

既然特首估計2030年的人口會升到九百萬,為什麼還要將發展集中在市中心?我認為在西九龍設廣深港高鐵總站,完全是錯誤的規劃,香港的集體運輸網絡是一團糟。希望香港政府可以向中央政府爭取,請解放軍交出沒有軍事用途的軍營,令香港的鄉村建築群不用被拆。

如果政府不聽,只有官逼民反,迫大家一起出來抗爭。有人說「窮不與富鬥,富不與官爭」,但香港是人權社會,是否要搞到派警察和軍隊來鎮壓一條村?瓷 器同缸瓦冇得比較,但我們爭取不遷不拆的目標是不會轉移的。我們菜園村村民一輩子不斷犧牲「小我」,好不容易捱到仔大女大,現在突然又黎一個「大我」。再 繼續如此犧牲「小我」,即是要我們消滅自「我」。即使警察把我抬出村,我一定堅持到底。

口述:盧明光
訪問及整理:菜園村支援小組

*************

菜園故事系列

菜園村民Josephine:我使鬼你恩恤!(菜園故事系列一)
菜園村民傳媒珍:我只希望把根留住(菜園故事系列二)
菜園村民阿竹: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菜園故事系列之三)
菜園村民明哥: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故事系列之四)
八十歲菜園村民高婆婆:我會賴在這裡(菜園故事系列五)
六十歲菜園村民謝運華: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係食我哋啲菜咋(菜園故事系列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