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民阿竹: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菜園故事系列之三)

文:葉寶琳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206

我全名叫馮汝竹,今年四十八歲,我是在菜園村出生的,菜園村這個家是由我爸爸開始,到現在已經五十多年了,以前我們在這裏種田,養牛,之後養豬,然後再養鵝。我們的地原本位於皇家地,知道政府隨時收地,隔鄰剛好有人賣地,於是就買下來,但今次兩塊都被晝為收地範圍。

我來自一個大家庭,有十三兄弟姊妹,現在我們還有幾個兄弟姊妹,還有叔公一起住,我們整個家族都住在一起,一部相機都影不了。我們的家是我們一擔一 擔磚沙起的,一磚一瓦都是由我們親手做的,有土生土長的根。我結婚後雖然搬往天水圍,但我每天都會回家耕作,我上午做清潔工,下午就回菜園村耕田,我想就 算我有一份好高人工的工作,我也會選擇耕田。這裡的陽光空氣泥土使人健康,令人不易衰老,但在香港,農夫已經被迫到透不過氣,以前我們還可以養牛、養豬、 養鵝,但這些工作一步步被取締,現在就算可以下田種花,但又面臨拆遷。

而家在香港,五十幾歲就難以找工作,其實六十幾歲體力仍很好的,但政府取締農業發展,就令老人家好像在等死,簡直是社會的悲哀。我認為政府最差就是 因為自大,現在市區的老人都要待四年,才可以排隊入住老人院,但為什麼政府又找菜園村老人的麻煩?所以四百億,不如用來起老人院吧。

自從知道菜園村要被迫遷後,我們就神經緊張得好厲害,這半年都都不能好好入睡,要常常想如何跟政府協商,如果我們不堅持抗爭的話,政府就會很容易把我們迫走了。

如果政府強迫收地,就如拆掉雀巢,試問有誰會甘心?我請求政府不要再拿走菜園村,拿走我們土生土長的根,拿走她,就是將一個人的興趣生命都拿走,因此我們堅持不拆不遷!

口述:馮汝竹
訪問及整理:菜園村支援小組

*************

菜園故事系列

菜園村民Josephine:我使鬼你恩恤!(菜園故事系列一)
菜園村民傳媒珍:我只希望把根留住(菜園故事系列二)
菜園村民阿竹: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菜園故事系列之三)
菜園村民明哥: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故事系列之四)
八十歲菜園村民高婆婆:我會賴在這裡(菜園故事系列五)
六十歲菜園村民謝運華: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係食我哋啲菜咋(菜園故事系列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