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民Josephine:我使鬼你恩恤!(菜園故事系列一)

文:葉寶琳


我叫曾麗芬Josephine,在這裏出生,自從我爺爺數十年前在菜園村買了一塊地之後,我們四代就開始在這裡落地生根。我爸爸和我一樣也在這裏出 生,我爸爸用盡所有積蓄建立我們這個家,因此我們對這地方留下很深的感情。我家人一直務農種菜,爸爸就出外返工,媽媽種菜的同時就可以在家照顧我們四兄弟 姐妹,我們幾個放學後就會在田裏幫手,農作物收成就和家人食,可謂自己養自己,自食其力,自給自足。

聽到要拆村的消息,媽媽很擔心,幾晚睡不著,她第一句就說「我唔住樓架,你點解要困住一個老人家响樓上?」。這就是我們一家人的心聲,雖然我弟弟有資格安 配上,但事實上他完全不想搬離菜園村。因為菜園村的居住環境真的很舒服,不單有好大的空間,我由小到大都是大群植物陪著我成長,郊野的感覺特別親切。而菜 園村的村民彼此關係好好,我們由村頭到村尾的村民都認識。現在我媽媽年紀大了,平日就是跟鄰居打麻雀過日晨。我們和家人的關係又很好,很多親戚都一起住, 我叔叔和姑媽就住在隔鄰,而細叔和姑姐以前都是住在一起的。即使我弟弟結了婚,他們也會跟我們一家人一起住。我們親戚上下,放假就會成家人會一齊飲茶,即 使離開香港出門兩三日,親戚也會幫手餵狗看屋,關係十分融洽。

實上我也曾經搬離菜園村住,但還是覺得不習慣,搬回菜園村居住,現在我即使遠至大嶼山上班,每日也堅持要回石崗的家。在外面住高樓大廈,回家就只得四面 牆,環境噪雜、地方又細,連隔離屋的住客是誰也不知道,和鄰居也不會打招呼。雖然話市區有超級市場,好像很方便,但我其實也不需要每日去超市,但我每日就 會回家。這裏有樹、有花,外面市區除了在公園,那會見到這麼多樹這麼多花呢?在市區我連星星也看不到呢!但我晚上回家,卻可以見到熒火蟲,這個居住環境就 令人心境變得平靜了。

府說會把我們恩恤安置,說來好似好偉大,但可有問過我是否需要她的恩恤?如果我需要搬出去住,我何需你的恩恤,我自己沒能力嗎?現在政府說要興建鐵路是因 為經濟發展,但對我而言,這個經濟發展何其遙遠。有人說菜園村村民要讓政府迫遷,就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我要問「大我」中的「我」是誰呢?我們是「小我」 是因為我們是小眾,而不是「小我」,你要我們協助你完成「大我」,只不過是透過香港經濟起飛來讓你們從中得益,犧牲的就只是我們小眾的菜園村村民。

因此我要求政府不遷不拆菜園村!

口述:Josephine
訪問及整理:菜園村支援小組

***********
編按:政府以免香港被邊緣化/中港融合之名而興建廣深港高鐵,而令石崗菜園村村民被政府迫遷,他們雖非為原居民,但他們數十年來已在菜園村落地生 根,自去年十一月起他們投入抗爭運動,努力爭取立法會召開公聽會,星期四下午4:30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鐵路事宜小組就會針對廣深港鐵路香港段舉行特別 會議,我們呼籲大家可以電郵panel_t@legco.gov.hk表達意見,出席發言或旁聽.而菜園村民就會在星期四突破議事廳的冰冷氣氛,講出他們 每個人的菜園故事,從今天起,我們會連載多個村民在菜園村的成長故事,訴說他們人人都堅持不拆不遷的理由.
*************

菜園故事系列

菜園村民傳媒珍:我只希望把根留住(菜園故事系列二)
菜園村民阿竹: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菜園故事系列之三)
菜園村民明哥: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故事系列之四)
八十歲菜園村民高婆婆:我會賴在這裡(菜園故事系列五)
六十歲菜園村民謝運華: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係食我哋啲菜咋(菜園故事系列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