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人民最愛家 – 五一勞動節遊行

興建廣深港高鐵 歌舞昇平; 迫遷菜園村村民 毀我家園

51

石崗菜園村村民三代人勤懇耕作,即使香港在經濟不景下,村民也可以透過農作物收成來減輕家庭經濟負擔,只可惜港府最近大花近四百億元興建廣深港高鐵,運輸 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更是出賣及欺壓菜園村,沒有諮詢村民的情況下迫遷村民,盡毀村民生計!因此菜園村三代,一行近百位村民,老老少少參與今年五一勞動節遊 行,並遊行往政府總部後就向港府遞交抗議書,要求鄭汝樺局長與村民直接對話,不遷不拆菜園村!

詳情如下:

日期:2009年5月1日(五)

時間:下午二時半

集合地點:維園二號足球場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書

路 政處副處長何偉富先生於4月11日居民會,答應居民交出相關方案的資料,並提交「民間方案」的中立報告,關注小組分別於4月15日及4月17日去信跟進, 局方沒回應,局方亦透過李卓人議員,聲稱4月份沒時間與居民開技術會議,同時局方則於4月23日元朗區議會上否定了「民間方案」,又即場通知議員4月28 日有諮詢會,而關注組則一無所知。局方於零九年四月廿三日在元朗區議會會議上發表報告,指由義務規劃師初步提出的幾個車廠新選址,「需要清拆大量房屋,不 會比現有方案優勝」。就港鐵的報告發出以下聲明:

單向否定 政府不公
局方事先沒有跟關注組協調,單方面向區議會發表對其他可能選址的負面評價,是抹黑菜園村。我們必須指出,新選址是在資訊不足之下的初步建議,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有責任開放資訊,與關注組共同完善方案,單方面否定對關注組非常不公平,亦說明政府沒有誠意溝通。

何謂「住戶」沒搞清楚 如何統計?
局 方在報告中聲稱已數算出原選址和新選址的「受影響戶數」,我們極度懷疑這些數字的真確度。首先、局方並沒有與關注組協定何謂「一個住戶」,是一間屋算一 戶、一個單位算一戶、還是一個家族才算一戶?關鍵詞定義沒搞清楚,調查便沒基礎進行,而結論亦難以服眾。而且,港鐵統籌工程師李永孝亦在會上承認「菜園 村……有部分住戶因為仲未同我地登記,我地就未清楚佢究竟幾多」,如果經過六個多月,政府連菜園村有多少「戶」也未能把握,他們有必要交待憑什麼方法在兩 星期內,計算出新選址的「受影響住戶」數目。這個質疑要鄭汝樺作答,於4月28日八鄉會議中,李先生亦承認統計方法,不是逐戶入屋登記,其馬虎程度可見一 斑。

亂計「總數」 刻意誤導
他們亦在計算總受影響住戶數目時刻意誤導議員及公眾。義務規劃師設想的選址改動包括兩 部分:一部分是將車廠移走,另一部分是將緊急救援站南移以避開居民點,如果港鐵做了這兩項改動,菜園村的受影響住戶數目理應大減,不會維持在港鐵聲稱的 「一百五十戶」。但港鐵在計算所有新方案的總受影響住戶時,依然將菜園村的「一百五十戶」加進去﹝只有在方案C稍作解釋﹞,令數目看起來很高,是混淆視 聽。以選擇石崗軍營南端建車廠的方案D為例,港鐵明明說此方案的受影響戶為七十,即比現方案為少,但經過港鐵毫無理據的「數字遊戲」,「總受影響戶數」卻 突然跳升至二百三十。

不遷不拆菜園村

菜園村三代人勤懇耕作,一手一腳將爛地營造成和諧社區。 土地是我們生活所依,是命根,不是發達工具。菜園村民大多年紀老邁、勢孤力弱,故此被鄭汝樺為首的運輸及房屋局偷偷地選為犧牲品。儘管我們是受害者,我們 依然願意與局方對話,我們投入大量心血提出「不傷民居的選址原則」,又請義務規劃師擬定新選址,正是朝這個方向努力。

但我們一再強調,菜園村不遷不拆的目標,絕不會因為鄭汝樺或港鐵單方面否決新選址而改變!菜園村是香港極少數堅持耕作的農業社區,不單不應被消滅,更應成為香港建立「可持續發展」生活的模範。

不容許任何鐵路前期工作,要與鄭汝樺局長對話
鄭 汝樺局長無能,局方三番四次欺負村民—一.不諮詢村民,二.地政私闖民居無數次,三.歧視村民,私訂會議日期(例子:4月11日的諮詢會一早約好,局 方又提前四天單方面貼通告於4月9日開諮詢會)。所以從今日起,菜園村村民不會容許局方人員進行戶口登記、鑽探、測量或其他前期工程。鄭汝樺一日不重新選 址、重新諮詢,所有受不公平對待的石崗居民必會團結起來,跟政府力抗到底。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