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主導釋義﹝廣深港高鐵及石崗菜園村系列﹞

文:朱凱迪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679

「行政主導」是個很奇妙的詞,伴隨着香港人成長,大家甚至對它有點感覺親切,覺得這四個字代表了香港。二○○九年二月六日在本版發表〈上馬〉一文,談到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建設令石崗菜園村幾百村民面臨滅村之災。之後的日子對事件的介入多了,也體驗到「行政主導」在落實時的不同面向。

行政主導就是資訊壟斷。資訊壟斷分兩種,一種是對一般市民的資訊控制,不同部門的做法略有差別,但總是以不讓市民摸清政策的爭議點為前提。廣深港高鐵工程的資訊公開情況尤其差,市民如果不習慣上立法會港鐵網頁左轉右轉,則只能靠主流傳媒公關味甚重的報道,或者碰巧遇上港鐵在去年九月底至十一月初在六個港鐵站做的展覽。展覽題目為「廣深港高速鐵路 擴闊生活新體驗」,八塊展板單向地推銷「專用路軌以西九為終站」方案,隻字不提「專用/共用路軌」、「應否將終站設於新界」,以及「新界應否設中途站」等重要討論。更匪夷所思的是,西鐵沿線居民明明較受規劃影響,但展覽卻集中在東涌線進行。

第二種是專業資訊壟斷。港鐵在去年年中獲立法會撥款做鐵路設計,用的都是公帑,當設計做出來以後,有關測量資料、細節圖則、以及收地理據一律不向公 眾公開。對專業資訊的壟斷,令公民社會就算對規劃有異議,也難提出具有專業基礎的回應。舉例,興建鐵路經常涉及大量收地,收地量合理與否是個關乎社會公義 和土地資源分配等重大議題,但目前只由政府部門和鐵路公司私下解決,公眾完全無法了解。

行政主導就是隨時奪回市民的參與/諮詢權。公眾對於政府制 定政策或計劃有多大的參與權或否決權,是衡量社會民主程度的重要指標。九七以來,政府部門在此事上有一點鬆動,但官員仍然不明白,真正的參與是涉及下放權 力,不是聽聽意見然後躲起來做決定。政府無心讓市民參與決策,但就算是作為門面工夫的公眾諮詢,不同計劃之間也有着極大的差異,諮詢時間、信息發放或諮詢 對象都是隨行政當局喜好而定。附表比較了中九龍幹線、觀塘市中心重建和廣深港高鐵三項政府/法定機構計劃的諮詢過程。結果是,花公帑最多的高鐵諮詢過程最是馬虎,港鐵把四十二日巡迴展覽說成是公眾諮詢已非常可恥,但因興建鐵路而被迫遷的菜園村民,卻居然連假諮詢都參與不了。

行政主導就是愚弄民意代表。篇幅有限,只提一點。無論是立法會還是區議會,討論的議程和獲得的資訊都嚴密地被行政當局控制。廣深港鐵路動用公帑四百億﹝港鐵展板上的資料,根據運輸局於一月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附件八,則是四百五十億﹞,政府揚言要在今年年底動工,但立法會由去年四月至今,從小組委員會到大會,只有約三次列在議程上的討論﹝一次在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一次在交通事務委員會,一次在立法會大會﹞。區議會更可憐,前陣子發展局要為把皇后碼頭重置海邊造勢,竟要求全部十八個區議會花大量時間輪流討論。廣深港高鐵呢?只有六個區議會討論過,元朗區議會的反對決議亦沒得到任何回應﹝○八年六月廿六日及○八年十月廿三日﹞。

是的,行政主導伴隨着香港人成長──它是套在你我頭上的枷鎖,是阻礙社會民主化的大攔阻,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也不會好。

表

編按:刪節版刊今日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