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衰過假諮詢﹝廣深港高鐵與石崗菜園村系列﹞

文:朱凱迪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532

──比較廣深港高鐵、中九龍幹線與觀塘重建的諮詢過程

新界石崗菜園村因政府計劃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的附帶設施被迫遷的事,由於村民不懈的努力,漸漸得到傳媒和政團的關注。今日二十多名村民就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的安排下,與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會面,我亦受村民所託,以義工名義出席發言。

目前的狀況是,政府按《鐵路條例》規定的兩個月「反對期」﹝ 與一般公眾諮詢不同,反對人需要說明如何受工程影響,是法定架構中最低限度的「諮詢」手法﹞在○九年一月廿九日完結,目前政府人員正逐個或逐批聯絡反對 者,向他們解釋政策,希望他們收回反對。這個工夫做過後,無論反對者是否堅持立場,特首會同行政會議也可以通過工程。當然,四百億的廣深港高速鐵路能否動 工,還要過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一關。

會面前我作了兩個預備。首先是將廣深港高速鐵路﹝涉資四百億港元﹞的諮詢過程與「同樣由路政署負責」的中九龍幹線﹝涉資一百億港元﹞及「同樣涉及凍 結人口調查和收地」的市區重建局觀塘市中心重建﹝收購涉資三百億﹞比較。我希望向官員指出,廣深港高速鐵路是最花錢的一個項目,但與持份者的協商過程卻遠 不如另外兩者,不單時間極為短促,而且漠視最受影響的持份者──菜園村民。

●由路政署負責的中九龍幹線是我記憶所及該署做得最細緻的一次諮詢﹝近年搞尖山隧道、昂船洲大橋和深圳灣大橋時,市民幾乎是起好先知咩事﹞,從二○○七年底至今日已歷時一年半,由於項目涉及填海,路程署在○九年下半年會特別就填海工程「諮詢社會人士、本委員會﹝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相關的區議會及共建維港委員會等」。當然對於諮詢方法的批評時有所聞,參與者亦懷疑自己到底有冇改變過任何野,不過起碼諮詢的對象是明確的,工程雖不涉及收地,但署方有跟生活環境面臨改變的油麻地街坊、以及油尖旺區議員解釋清楚。工程預定在二○一二年動工,二○一六年竣工。

工程名稱:中九龍幹線
負責部門:路政署
非法定公眾諮詢:二○○七年底至起碼二○○九年底,為期兩年
法定諮詢 / 反對期:沒有
關鍵持份者能參與的諮詢:由頭至尾,至少兩年
涉資:一百億港元


●由法定機構市區重建局負責的觀塘市中心重建,涉及收回大量私人業權,市建局於二○○六年一月開始在區內搞工作坊 → 同年八月至十月有三揀一諮詢 → 方案擬定後於二○○七年三月三十日進行凍結人口登記﹝在登記前住在重建區的可以依例獲賠償﹞。市區重建局在同日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第廿五條向城規會提 交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規劃大綱擬稿和發展計劃草圖,啟動城規程序,公眾在之後的三個月可向城規會提交意見。城規會在通過發展計劃草圖後,再根據《城市規劃 條例》第五條將草圖刊憲,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公眾諮詢。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通過草圖後,重建項目於○八年底進入收購業權階段,相信居民可以繼續居住至少 一至兩年。

計劃名稱:觀塘市中心重建
負責機構:市區重建局
非法定公眾諮詢:二○○六年初至二○○六年十月,為期十個月
法定諮詢:五個月
關鍵持份者能參與的諮詢:由頭至尾,十五個月
收購涉資:三百億港元


●由港鐵和路政署負責策劃,政府全資興建的廣深港鐵路香港段,根據港鐵網頁, 第一階段「諮詢」在二○○八年五月三十日至七月十日進行,第二階段則在二○○八年九月十一日至十一月四日,對象主要是民意機構和錦田、八鄉和新田三個鄉事 委員會,共開了十八次會。在這兩輪諮詢,港鐵及路政署從沒有公開說明收地範圍,更從沒有接觸石崗菜園村幾百村民。港鐵辯稱曾在○八年九月至十一月間,在紅 磡、九龍、青衣、東涌、奧運和中環站搞「巡迴展覽」﹝每站為期僅五至六天﹞,卻沒有解釋為何沒有在西鐵沿線任何一個車站做展覽,向新界西及九龍西居民提供 資訊。港鐵僅在最後一張展版上提到「為了讓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規劃切合社區需要,我們歡迎市民提出寶貴意見」,連聯絡方法都沒有,如此做法,實不配稱為「公眾諮詢」。

在五月至十一月一直被蒙在鼓裏的石崗菜園村村民,要到二○○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地政總署人員出動進行拆遷前的凍結人口登記,才知道自己已被港鐵和路政 署選中。二○○八年十一月廿八日,政府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華的名義刊憲,宣布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收地詳情,村民只能根據《鐵路條例》的規定,在二○○九 年一月廿九日前提出反對。村民被命令於二○一○年十一月前離開,鐵路工程暫定於二○○九年底動工,二○一四年建成。

工程名稱:廣深港高速鐵路
負責機構及部門:港鐵及路政署
非法定公眾諮詢:二○○八年九月廿七至十一月七日,共一個半月,先後在六個車站擺展板﹝註:公眾得到的資訊極少,亦沒有明確渠道發表意見﹞
法定諮詢:兩個月
關鍵持份者能參與的諮詢:最後兩個月法定諮詢
涉資:四百億港元


這大半年輿論逼政府加快基建,發展局長林鄭月娥去年十二月在立法會上回應時說: 「在今次推動基建、創造就業的大前提下,我們不會犧牲環保的考慮,我們不會犧牲法定的程序,我們不會犧牲市民和公眾的參與空間。」從上述的例子可以見到, 目前很多諮詢根本不是法例所要求的諮詢,卻是持份者,特別是被迫遷者了解政策、參與改善政策的必要部分,反而法定諮詢在絕大部分情況都是虛應故事。我要強 調,本文不是說中九龍幹線和觀塘市中心重建諮詢做得好,而是說廣深港高鐵的諮詢比這兩項更差──如果政府對主要工程都只保留法定諮詢,或者如廣深港高鐵那 樣刻意漠視非法定諮詢,漠視關鍵持份者,則絕對是「犧牲市民和公眾的參與空間」。

下篇文章將會報道會面的情況。請留意。

頁首video來自港鐵網頁,吾友陳景輝推介,請留意受訪者的身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