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女士的菜園故事﹝廣深港高鐵與石崗菜園村系列﹞

文:一蚊健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332

IMGP6796
上百石崗菜園村民二月廿二日集合於石崗菜站參加義賣會,一起反抗政府收地逼遷。

保衛一個地方,可以由於抗議收地程序不公義,也可以由於保護自己生活的意義。

古時有大鄉里出城,昨天有市區人入村。與其看地圖或報紙,不如感受一下。包括我的幾位市區人,邀請了土生土長的鄧女士﹝頂圖右拍手者﹞作嚮導。

我從來沒有問鄧女士如此積極保衛鄉村。因為她一邊帶我們介紹村內環境,一邊帶我尋找答案。她父親數十年前在菜園村定居,她自小在那裡成長。也許因為這樣,她不習慣市區的煩囂。她難以忍受酒樓內鄰桌的兩個男人大聲對話。鄉村,未必是最好的地方,但肯定是她舒服的住處。

鄧女士牢牢記住每個月要交地租,不然政府就會沒收她的家。廿多年前,丈夫受傷不能工作,她就揹著子女到法院替丈夫申索賠償,連法庭人員也體恤她,容 許攜同子女進入法庭。還記得那時交通遠比現在差,每次到中環也只能坐51號到荃灣再轉乘渡輪,即使暈車浪也要撐下去。十多萬的賠償,不算多,但足夠蓋一棟 房子,獨力養大四名子女。

這是她第一次與官府如此接近的周旋,最終能夠讓她建立家園。想不到這位普通的母親在今天,再一次跟政府角力,最終可能眼看家園摧毀。面對拆遷的威 脅,鄧女士把自身、感情和土地緊緊連繫在一起。在帶領我們認識村落的途中,她從手袋裡拿出一本相簿,裡面盡是近幾個月家人的合照,有老有少,整整四代三十 多人。其中一張是家人按十二生肖排列。她一邊指著家庭成員,一邊順序唸著鼠牛虎兔,並說市區家庭難以容納這麼多人。聚會,何處也可舉辦,但不是何處也能給 予根的感覺。人生過了一半,突然收到通知要收地興建鐵路,而政府的行為粗暴,例如強行入屋測量和紀錄地段,沒有充分諮詢居民意見,觸怒了鄧女士,也觸怒了 一班菜園村村民。

回到菜站集會處,鄧女士和我繼續閒聊,言談間她提及近日喜鵲在鬧市築巢的新聞,語氣開始帶點激動。她說原來喜鵲等野生動物築巢,任何人也不能干擾。剛剛我翻查報章,還指出干擾者可能會被罰款或入獄。難怪她感慨:「連政府也保護雀鳥的家,為何不能保護人的住處?」

鄧女士的故事,可以很複雜,但其實可以很簡單:一個普通到不再普通的女性,建立一頭家養育子女。重要的是,這段故事只能發生在菜園村,而且主角已經 投下了無數的感情和心血在這片小土地上。我無意把故事變得浪漫,而且也不值得人去浪漫。抗爭,對她來說,很實在。她為著整條村的未來抗爭,同時為自己的過 去抗爭。保衛菜園村,等同保衛這位女士生活的意義。

參考資料:
東方日報 A02 2009年2月7日 建鐵路強闖民居地處收地似爛仔
明報 A08 2009年2月22日喜鵲鐵枝築巢擊中途人 專家籲勿驅趕
蘋果日報 A05 2009年2月22日 喜鵲「鐵竇」有完美結局 樹上鐵枝移走保留鳥巢任由繁殖

其他義賣日照片﹝朱凱迪攝﹞:

IMGP6792
村民拿出有機農作物義賣

IMGP6804
年輕一代也和父母一起反逼遷。

IMGP6789
羅太太﹝前﹞和羅先生﹝後﹞在菜園村住了半個世紀,現因逼遷感到十分擔心。

IMGP6807
被逼遷的年輕農民林先生。

廣告